对RNA病毒有奇效?又一款新药火线获批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卢杉、曾静娇、毕凤至

编 辑丨徐旭、谢珍、黎雨桐

依旧没有特效药。

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发展近两个半月以来,官方、学界和民间的共识。2月1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面临突然的新病毒,往往是实践先于科研,常常用以前机制有相类似作用的老药,使用在病毒身上。”

在“老药新用”思路下,全世界的研发人员都在争分夺秒地“摸着石头过河”。

在2月15日举行的国家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介绍,全国的科研团队利用计算机模拟筛选、体外酶活性测试等多轮筛选,从七万多个药品或化合物到五千个候选药物,到百余个药物开展活性实验,最终聚焦在磷酸氯喹、伦地西韦(瑞德西韦)、法匹拉韦等少数药物。

2月16日,浙江海正药业宣布法维拉韦(法匹拉韦)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成人新型或再次流行的流感(仅限于其它抗流感病毒药物治疗无效或效果不佳时使用)。同时获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试验批件。

在瑞德西韦、磷酸氯喹、法匹拉韦陆续开展临床试验背后,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平台上,注册为“新型冠状病毒”的临床试验每天都在增加。截至2月18日,临床试验数为145个,两周前的2月4日,这个数字是32个。在clinicaltrials.gov上以2019-nCoV注册的试验也有27个。

对RNA病毒有奇效?又一款新药火线获批插图

图/视觉中国

“法匹拉韦”火线获批

法匹拉韦是一种RNA依赖的RNA聚合酶(RdRP)抑制剂,为广谱抗流感病毒药物。其原研专利属于一家日本中小型药企富山化学株式会社,后被富士胶片控股株式会社收购。

2014年,法匹拉韦在日本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新型和复发型流感,成为日本的国家战略储备药物。据一位知情人士介绍,“也就是说,在日本的药店、医院,其实也不是可以直接买到或者使用的。”

2016年,海正药业与原研厂家日本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签订了化合物专利独家授权协议,随后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研究院毒物药物研究所签订技术合作协议。富山化学也并未打算将其在中国申请上市。富士方面其时称,由于该药物在对抗与流感病毒同属一类的埃博拉等RNA病毒的有效性上抱有很高期待,海正药业2015年向富士胶片提出了关于其有效成分“法匹拉韦”的专利授权的申请。

呼吸道类的抗病毒药物一向较为缺乏,法匹拉韦原研药在日本也并不是一个拥有广阔市场的药物。海正在上市公告中也称,“经查询 IMS 数据库,未查询到该品种在国内外市场的销量数据。”

对于引进法匹拉韦价值上的考量,海正药业总裁李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海正本身在抗病毒线和抗感染上有比较强的管线。法匹拉韦的机理机制和现行抗病毒药物不太一样。对于海正现有的抗病毒药的管线,是一个很好的补充和提升。当时引进的时候,也不知道会有所谓的新冠病毒,纯粹是从管线的补充上来考虑。”

据海正药业的说法,法匹拉韦片对丝状病毒科、布尼亚病毒科、沙粒病毒科等烈性RNA病毒科成员在体外及体内均具有良好的抑制效果,目前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也属于RNA病毒的一种。

但随后,由于企业资金与人员方面的问题,此项目一度推进十分缓慢。2019年,海正重新梳理了产品管线,大刀阔斧进行研发改革,砍掉一批重复低效项目,将法匹拉韦片等具有潜在重大意义的项目列为重点项目,加速推进药学和临床研究,并于2019年完成了空腹BE试验,显示海正法匹拉韦片与原研等效,安全性好。

而此次海正法匹拉韦片的“火速”上市也受益于应对疫情快速发展的需要。

李琰表示,快速获批的原因主要:

“一是针对此次获批的流感适应症,市面上这类药物比较少;二是针对新冠病毒的体外活性测试结果相对比较积极。虽然快但整个审批过程非常严谨,国家药监和省药监非常快速和高效,包括现场核查、抽样检验等。”

1月30日,由国家感染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南方科技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发起的法匹拉韦片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试验正式开展。2月14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在其官网发布文章显示:从试验组和对照组共入组80例的初步结果显示:法匹拉韦治疗组尚未发现明显的不良反应,副作用明显低于克力芝组,患者依从性好;治疗后抗病毒疗效优于克力芝组。

随着海正法匹拉韦片的正式获批上市,海正药业方面表示将开展用于治疗新冠病毒肺炎适应症的注册临床试验,并已正式获得国家批准。此项临床试验采用双盲、随机、对照的研究方法,预期三个月结束。“基本上我们主要的PI已经定了,医院主要是浙一医院,武汉也有几个,深圳也有。”海正药业总裁李琰说。

对RNA病毒有奇效?又一款新药火线获批插图(1)

图/图虫

抗疟“老药”再闪光

对于正在武汉开展临床试验的瑞德西韦,2月17日,吉利德官方更新了关于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进度。

目前有两项用于评估瑞德西韦的随机、对照试验,其中一项针对重症患者,另一项针对中症患者。这两项试验正在湖北省多家医院展开,患者入组均在进行中。临床试验由中日友好医院负责协调。患者将接受为期10天的瑞德西韦静脉注射。两项研究的主要终点包括接受治疗后28天的临床症状改善。我们预计在四月份获得试验结果。

目前仍不足以确保药物能被广泛使用。通过与安慰剂组的对比,试验将可以判断瑞德西韦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关键问题。

在等待“揭盲”的过程中,由于有美国首例患者的良好反馈在先,瑞德西韦仍然被各方寄予厚望。

另一个在近日被反复提及的药物是“老药”磷酸氯喹,实现了从研发、临床、生产多方面的联动。

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在2月15日发布会上介绍,磷酸氯喹是一种上市多年的抗疟药物,体外实验显示对新冠病毒有良好的抑制作用。2月17日,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在国家卫健委发布会上再次介绍了磷酸氯喹的进展:

“磷酸氯喹这样一个名副其实的老药出现在我们面前,已经在临床上用了70多年,既往的研究已经非常明确提示它不仅仅具有抗疟作用还有广谱的抗病毒作用,另外还有免疫调节作用。”

但面对新的疾病,不仅要看药物的体外作用,同时要通过临床进行有效评价,才能确定是不是可以“新用”:

“我们组织北京、广东和湖南十余家医院联合开展关于磷酸氯喹对于新冠肺炎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评价。在临床上,我们非常确定地看到了疗效,无论从重症化率、退热现象还是肺部的影像好转时间、病毒核酸的转阴时间和转阴率,以及缩短病程等一系列指标,进行系统地、综合研判,用药组优于对照组。举一个例子,北京一位病人54岁发病第4天住进医院,服药一周后核酸转阴,所有指标全部向好,达到解除隔离和出院标准。”

在药物安全性上,100余例的用药患者中至今没有发现和药物相关的、明显的严重不良反应。2月15日,由科技部、卫生健康委、药监局等科研攻关组的主要成员单位共同在北京组织召开了一次视频专家会,基于当前临床救治的迫切需求,专家一致推荐“应当尽快将磷酸氯喹纳入到新一版的诊疗指南,扩大临床试用范围”。

钟南山院士则称,“磷酸氯喹是不是特效药,我认为还算不上,但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药物。

晶泰科技方面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目前氯喹治疗新冠肺炎的机理和分子机制尚不清晰。晶泰科技对氯喹可能的作用机制进行了分子动力学模拟,发现氯喹可以与催化唾液酸合成的GNE蛋白形成稳定的结合构象从而影响病毒受体糖基化,同时还发现另一个氯喹可以稳定结合的潜在靶点PLpro,并将对两种作用机制下的有效构象进行进一步的亲和力研究。

磷酸氯喹因为上市时间已久,无专利限制,在中国有多家药企具备生产与销售资质,可快速满足临床需求,便于生产和存储,药物可及性更高,作为应急药物具有多重优势。

新冠肺炎已有哪些“解药”?一图速懂

对RNA病毒有奇效?又一款新药火线获批插图(2)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