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蜂鸟科技新闻首页
  2. 手机

专网通信数百亿元爆雷案追踪:宏达新材实控人失联 保利民爆要求解约

8月17日晚间,江苏舜天公告称经营的通讯器材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今年5月31日,宏达新材控股股东上海鸿孜与杭州科立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作价8.5亿元转让其持有的1.2亿股公司股份(上海鸿孜持有的宏达新材全部股份)。

  8月17日晚间,江苏舜天公告称经营的通讯器材业务存在部分合同执行异常的情况。根据公告描述,江苏舜天与之前其他公司描述的各类专网通信业务本质上是同类业务,爆雷模式也基本一致。

  至此,专网通信数百亿元爆雷案金额再次扩大。此前,涉事主体之一宏达新材实控人杨鑫疑似失联,这桩“悬案”至今未解。

  “目前只是桂林公安打电话来告知杨鑫可能被立案调查,但是杨鑫配偶没收到相关文件,有新进展会第一时间公告。”8月18日,宏达新材董秘张雨人对《证券日报》记者称,“公司在桂林没有子公司和相关业务,私人电话不回复任何工作上的问题,有问题找公司证券部。”

  《证券日报》记者随后拨通了宏达新材证券部电话,对方表示:“公司在贵州没有子公司和开展相关业务,目前杨鑫旗下上海鸿孜股权转让只完成了小部分,其余大部分被轮候冻结,由于杨鑫失联,控股权转让事宜肯定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交易所关注实控人失联

  从已经卷入专网通信爆雷的上市公司来看,随着公告不断,这一惊天大雷也越滚越大。

  从5月底上海电气爆出83亿元财务黑洞以来,公告风险提示的上市公司已经超过14家,可能造成的损失达数百亿元。

  已经失联的关键人物,除了“事主”隋田力外,8月15日,宏达新材实际控制人杨鑫也疑似失联。此外,上海电气董事长郑建华、原副总裁吕亚臣均被调查,上海电气执行董事兼总裁突然离世,令这场悬案更加扑朔迷离。

  从宏达新材8月5日回复交易所的关注函来看,专网通信业务开展的过程有些不寻常。

  根据宏达新材子公司与上海观峰与等4家客户签署的合同协议约定,由上海观峰为上述客户进行通信电路板贴片加工业务(根据原材料来源分为2种,即来料贴片加工和根据客户技术要求自行采购原料贴片成品)。

  下游购买客户与上市公司的合同均无预收款,而上市公司自采原料生产组装电路板贴片一般是100%预付款,交货周期分为2种,合同约定来料贴片加工为原料到齐加工完后根据客户要求30日内发货,自行采购原料并贴片成品的合同约定210天内完成。

  上述合同签订后均无预收款项,全部产品货物由公司运送到客户指定地点经客户验收合格后,公司凭双方签署《到货验收单》、货物《收货单》,并开具合同总金额相等的13%增值税专用发票后,客户向公司支付相应的货款。

  “对上游100%预付款,对下游不收预收款,这样的模式风险极大,只要上下游随便哪一方违约,基本付出去的款就容易变成存货,风险全部压在自己手上,正常的生意不是这么操作的,除非有特殊的关系保障产品销路。”一位投行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说。

  宏达新材实控人杨鑫,早在今年5月份便谋划将控制权转让。然而还未完成转让手续,自己便失联了。

  今年5月31日,宏达新材控股股东上海鸿孜与杭州科立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作价8.5亿元转让其持有的1.2亿股公司股份(上海鸿孜持有的宏达新材全部股份)。

  “截至当前,股权转让只进行了一小部分,剩下的大部分被轮候冻结。杨鑫如果继续失联的话肯定对股权转让有影响。”上述宏达新材证券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称。

  8月16日,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管理二部对宏达新材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实控人杨鑫失联对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不利影响,无线通信业务风险是否出现《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第13.3条中规定的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情形。

  保利民爆要求解除合同

  卷入专网通信的宏达新材,在公告里披露了这项业务的具体操作模式和损失金额。

  据悉,宏达新材专网通讯业务(主要产品包括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等)占2020年度总营业收入53.26%。

  截至7月中旬,宏达新材子公司专网通讯执行异常合同金额4亿元,对应的存货2.89亿元,存货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8.07%,公司关于专网通信产品应收账款合计约1.21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5.96%。

  宏达新材表示,公司及子公司已多次向应收账款相对方催收,并已发送催款函及律师函,催告其尽快将逾期未支付的货款汇至公司账户。

  从7月份宏达新材披露的年报问询函回复中,公司披露了大客户合作金额明细。2020年宏达新材子公司上海鸿翥的信息通讯设备业务的合同订单对应的主要客户为保利民爆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利民爆”)、江苏弘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弘萃”或“弘萃实业”)及上海瀛联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瀛联”)

  保利民爆在2020年5月份到7月份,先后与宏达新材签约了多网融合应急通信基站采购合同,金额累计约2.27亿元。

  宏达新材公告还称,“8月2日公司收到了保利民爆的《解除函》,要求解除公司与其之间《设备买卖合同》,经我司研究认为相关合同系公司根据客户保利民爆需求以销定产,根据客户需求向相关供应商采购原材料并生产形成库存,我司不同意解除相关合同,并认为保利民爆应按照合同约定及时履行合同义务,后续我司也将采取各类合法手段维护上市公司的合法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宏达新材在现有大量应收账款收不回来的情况下,回复8月5日的关注函中刻意自曝保利民爆与其解约,是否有深意?

  天眼查资料显示,保利民爆法人为张军,穿透到背后实控人为保利久联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保利久联”),保利久联于2001年2月9日在贵州省注册,法定代表人陈晓钟,注册资本2.93亿元。

  而根据宏达新材公告,公司于8月12日晚19时接到自称桂林市公安局电话,通知称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杨鑫先生目前已被桂林市公安局立案调查,具体案件情况不便透露,相关立案文书已通过邮寄方式送达。

  杨鑫此番失联疑点颇多。此前,交易所在7月29日关注函中表示,杨鑫控制的宁波鸿孜与隋田力控制的宁波星地通在工商注册时使用了同一邮箱及手机号,且办公地点处于同一栋楼。隋田力作为专网通信爆雷案的核心人物,目前已经失联,杨鑫是否与隋田力失联有关尚不知晓。宏达新材在8月5日回复关注函时表示,注册手机号及办公地址相同为委托了同一个代办人,此外并无其他关联关系。

原创文章,作者:证券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nkjw.com/23800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